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三点二怪兽》





周泽楷最近牙不太好,连带着胃口都差了不少。对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糕点最后也只有捧着脸委屈走开的份,最后端了又一份热粥回家,坐在电脑前惆怅地敲下几个字,又惆怅地删去。

连糖也不敢多加,就只有孤零零的白粥和白煮蛋。这场牙病来得莫名,去过医院了,医生给他查了半天,最后开了一盒消炎药,嘱咐他“少吃甜食”。

所以他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牙遭遇了什么。说疼其实倒也不疼,就是……总像有什么在牙齿上钻来钻去,像小虫子。

周泽楷被自己的想象激了一个哆嗦。

在找出原因前他只好每天委屈巴巴地出门买一份白粥回家来,再爬上床独个儿面对七零八碎的文档,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快一周了。他忍不住又看一眼搁在笔电屏幕边上的手机,控制住自己没有伸手去拿。

睡前刷牙的时候他超级认真地刷了两遍,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一看不得了,他余光瞥见有什么反自然的东西出现了。

周泽楷默默转回去,和那个……巴掌大的小人对视了能有几十秒;那个长着一张熟悉小脸的,坐在漱口杯上的小人突然眯眼,狡黠地笑起来,晃了晃杯沿垂下来的两条小腿,用他熟悉的声音打了个招呼:“嗨,你还好吗?”

“……少天?”

小人像是听不懂地歪头,又问,“怎么,已经神志不清了?我还没有怎么下手呢。我提示你一下哈,”他说着,抬手点了点自己的脸颊,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捂住脸,小人一下笑了,“我还没做什么呢,不过这一下猜到我是谁啦?”

周泽楷默默看着分明长成缩小版黄少天的小人一眼,迟迟没有放下捧着脸的手。小人站起来拍拍衣摆,沿着杯沿走了一圈,好整以暇地抱起手臂,“没错,你的牙是我干的。但是我可没打算来承认错误的,你们家居然一粒米都找不到……我只能吃你的牙。”

他忍住了没有试着去舔一下之前有异物感的牙试试它们是否完好。

“那……”周泽楷组织了一下语言,“怎么办?”

小人酷似黄少天的一双小猫眼眯了眯,露出惯常那种阴谋达成的笑来。

 

 

周泽楷难得地起了个大早,下楼买了一小袋米回来。黄少天走后两天米箱就空了,周泽楷其实原本还暗搓搓心存庆幸——正好得了个充分的,不用自己做饭的借口。结果谁知外卖还没吃上两顿,就悲伤地遇上了这样的事儿。

虽然违背自然规律,但谁要那家伙狡猾地长了一副能轻易在周泽楷这儿畅通无阻的模样。况且同黄少天相处这许久,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反而显得不那么容易使他大惊小怪了,毕竟什么童话都不比黄少天。

离家时小人是个什么样,回到家那家伙还是个什么样,裹在小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小精灵都这么爱睡吗?要不是这家伙百般逼问下始终对“黄少天”三个字表现出实诚的迷茫,周泽楷几乎都要断定这就是黄少天本尊无误了。

给小人煮了一碗米饭,又给自己熬了粥。小人倒是在端上饭碗以前自觉自发已经在桌沿坐坐好了。拒绝了对他来说过分长大的筷子,小人相当不讲究地拖了一个火柴盒来在饭碗跟前摆正坐好,伸手抓上了。周泽楷眼睁睁看着那小小的身躯小小的嘴儿,轻而易举就塞进几大碗白米饭,后怕地捧住脸好一会没敢放下来。

 

 

玄关方向传来钥匙开门声时周泽楷正在厨房勤勤恳恳洗碗。伴随着一声“哎新奇了”,一双手臂悄悄环上他腰,黄少天从他肩上探出头来,“我们周大作家亲手做饭自觉刷碗?震惊!”顿了一下,“虽然菜是买的,但也是大进步了,来脸伸过来,奖励一个么么哒。”

周泽楷乖乖把脸转过去,忍不住把这些天的经历讲给他听。黄少天把脸埋进他颈窝用力吸了口气,笑道:“我周写书写昏头啦?你又不是写童话的,什么时候想象力这么丰富了?哪有这么可爱的事啦。”周泽楷不服气,明明最童话、最可爱的难道不就是你吗。

然而睡在卧房的小人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溜走了,只剩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床小被子。证明失败的周泽楷委屈巴巴地被赶回厨房接着洗碗,嘴里还忍不住说了一句是真的。黄少天跟着走过来揉揉他后脑勺,安静好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笑起来,“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他啦,帮我管着你老老实实吃了饭,不然还不知道我回来见到的是怎么样一个半死不活的男朋友呢。”

周泽楷回过头去看他,被勾住脖子给了一个黏糊糊的亲吻。


 
 
评论(11)
热度(177)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