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王黄]俗不可耐》

哇,二月都过去啦 赶一个活动的尾声找找手感w

 






不知何故,黄少天对敌队队长的评价似乎永远是:“王杰希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原本黄少天去B市是去看雪的。但是雪没有等到,天知道王杰希这样的人怎么会想到带他去附近的小山坡放孔明灯。好的吧,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乖乖跟着走就很好。不得不说的是,王队确实是个负责的人,说出口的事一定会下功夫做好。即使是黄少天长达全程的洗脑式询问也没能让他磐石般的心灵有一丝丝撼动。

“答应一个人要做的。”

王杰希这样说。

“所以我就只是陪你完成任务来的咯?你是这个意思吗大眼?”

“不是。”从小摊老板手中接过笔的王杰希拎着两个纸灯抽空瞥了他一眼,“你是顺便带来的。”

“……”

已然被这种出其不意的魔术师式怼法怼出免疫的黄少天摆摆手,完全没放在心上。他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纸灯和墨水笔,看王杰希自个儿噗啦噗啦折腾开那叠纸,拎吧拎吧就展开成一个大号的孔明灯,不由咋舌:“一看就是行走多年的老司机,技艺纯熟。”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把纸灯叠回去,凑近他眼前一点一点打开,沉声问:“看清了吗?”

学着点。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问:“不是,我说,这么大一个的孔明灯你干嘛非得要俩啊?咱不能写一块吗,你这是浪费资源知道吗,知道园林叔叔种树多辛苦吗,听没听过可持续发展理念啊,初中政治怎么学的。”

王杰希早已练就一身屏蔽功能,完全没稀的搭理他,自顾自把灯收拾好了放在一边,才又走过来看他的。黄少天退了一步又说:“不是,你这是嫌弃我是吗,许个愿都不乐意跟我写一起的。还是说你打算抄本本草纲目上去?非要这么大块地不可了。”

嘴上虽然叨叨个没闲,手上还是老老实实把纸糊的灯罩子递给了看起来很老道的老王。再还回来就已经是个完整的祈愿灯了,燃料已经被贴心地放进灯座。黄少天咬着笔头嘟嘟囔囔半天没决定好在灯纸上蓝雨必胜和万事如意究竟哪个写前头比较好,他好像有一肚子的话可以写上去,可能也是王杰希坚持给他单独一个灯的原因。于是他回头去看,王杰希背对他在灯纸上写字,衣领和发尾之间漏出来一小截皮肤,在昏暗的夜里白的反光。

明明本来其实不是什么欧洲人。黄少天轻手轻脚放下手里的灯,偷偷摸摸凑到人家背后去偷看。谁知道对方像背后长了眼睛,几乎是瞬间反手盖住那几个指甲盖大点儿的小字,给黄少天扑了个空。既然被发现了他索性趁势一把扑上王杰希后背,勾着对方脖颈就道:“快快快,坦白从宽交出情报,勉为其难饶你一命。”

王杰希把纸灯转过去放在地上,嘴里问了一句:“黄少天,你是小学生吗?”被点名的人不甘示弱:“你还藏,都看到了你还藏,你才是小学生吧!”

王杰希就问:“你看到什么了?”

黄少天眼神一下就有点古怪,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被王杰希抓住空档一个使劲差点被翻出去,你来我往仿佛两个春游的小学生。

 

 

听到这里,当喻文州问出“所以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呢”时,黄少天再次重现了那个古怪的眼神,被指出不用表情也还原得那么到位。他抠抠喻文州摆在桌上的笔筒,又拉拉狮子玩偶的鬃毛,挠了头发又摸鼻子。喻文州也不急,一边做笔记一边等他自己首先憋不住。

“行吧,”黄少天最后一拍大腿,“就算他遮得确实很严,凭我深厚的文化功底和一点儿五的眼睛,我确定肯定,我绝对看到一个'修'字。”

“哦?”喻文州似乎没有打算发表意见。

“哎呀,队长,你怎么这么淡定!你想想,你再想想,不觉得有什么端倪吗?”

“嗯?”

“修修修,什么祝福语能写到这上面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他是这种人吗?……不对他可能真的是。但是不啊,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他总不能为了一个修身养性大半夜把我拉去放孔明灯吧??”

喻文州说:“我也会在墙上挂上日省月修,少天。”

“他哪能有队长这个高度啊对吧。而且我觉得肯定没这么简单,你看……”

“路漫漫其修远兮,挺合适的。”

“……不是,队长,我说的不是这种简单,我知道队长你文化课学得比较好。”黄少天抹了一把脸,“我是想啊,你看这个人,神神叨叨的一整天,我觉得他肯定不是什么常人。……不,说不定根本就不是人,他是隐藏在我们正常人中的卧底,你都不觉得吗?”

“但是那它会是什么玩意呢?为了保证不被揭穿,他肯定得随时能够进行掩护。哎说不定整个微草都是他的人,给他保守他的秘密,这么说来,等等,我想起一样东西。这老王总不能是个扫帚精吧……来修道渡劫,祈愿自己早日修成扫帚仙人?”黄少天被自己震惊了一下,喃喃道,“那可真是他妈够骚的……”

“但是这还不是最骚的!这个结论姑且放一放。现在我觉得还有最后一种可能,修修修,修啊,我怎么可能忘了呢!你听我说,我怀疑这个王杰希,他暗恋叶修!……队长?队长?……哦好的,你继续睡,我自个儿琢磨着。”

 

 

继折磨蓝雨上下半个月后,黄少天被迫决定亲自上阵探军情——跟这个神秘的王正面交锋。然而敌军显然并不清楚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给敌队上下带来了怎样的精神折磨,在黄少天气势汹汹找上来时,他甚至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于是在黄少天叭叭了一大串后,他只用了一个语气词作为回答。

他说:

“啊?”

“我说……!”黄少天提了口气,“该实现的早该实现了何况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再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这种封建迷信思想会使人目光狭隘,我们必须摒弃,你觉得对不对?”

“说重点。”

“你的孔明灯上写的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句话刚出口黄少天就仿佛听见对面一声迷之轻笑。他登时骂道:“笑什么笑,就你有嘴,笑笑笑的。快点说,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那头沉默了一会,道,“我替我表妹写的。”

黄少天也沉默了两秒,一下叫起来,“你表妹啊?卧槽,你不早说,害我惦记这么久别人的隐私。得得得你别说了,我挂电话了拜拜。”

“千赛修得共枕眠。”

“什么?”

“我说,千赛修得共枕眠。比赛的赛。”

黄少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难得地有一会才开口:“你这是泄露他人隐私。你妹妹多大啊,就开始想共枕眠了?”

“她托我写给她喜欢的一对CP。”

“啊,那这她喜欢的怎么看得到啊。你还真够好哥哥的,连妹妹喜欢的CP都帮忙粉。”

“正好是我也喜欢的。”那头语调毫无波动,“看到了。本来有一个没有看见,现在也问出来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后知后觉隐隐有了一种被套路感。他没再问下去,随口哼哼几句扯了过去,挂了电话后心中那种深深的复杂感还没消下去,手机屏幕闪了闪,那个套路王的信息又追来了。寥寥数字,言简意赅。

B市灯王:

不知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王黄教?

虽然暂时不够热,你愿意的话,粮食还可以管饱。

 

 

 

 

 

 

“黄少,问出来了吗!……咦,你这是个什么春天来了的表情?”

 

EnD

 
评论(31)
热度(275)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