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夜雨触花》

bug&私设






 

0

在黄少天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梦见一个人。

1

十四岁那年黄少天知道了荣耀,生日那天拿了钱背着家人偷偷去买了一张账号卡,职业剑客。

彼时荣耀才刚推出不久,又是职业联赛又是各式活动,很多网吧都能轻易找到专区和刷卡机。他就那样借着和同学庆生的理由摸进离家很远的一个小网吧,刷卡登入,挑了最新开放的区服进入创建角色的界面。

他就是在那时想起来年幼时,常在梦里陪伴他斩除恶龙、护他无恙的人。

夜雨声烦也就是在那时诞生的。

2

但发现这个属于账号卡的秘密,是在黄少天十五岁生日的前夕。

那时他才刚被魏琛看中,从网游里拎出来加入蓝雨训练营,正是联盟的第二赛季,也是父母对这个选择最为不满的时候。一五年八月九日的傍晚,他从家里溜出来,身无分文口袋空空,摸遍全身上下只有一张账号卡作陪。那双在未来价值连城的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未来剑圣那个龙飞凤舞的ID,黄少天迎着夕阳自认非常落叶萧萧而无限英雄寂寞地走进了蓝雨训练营的大门,钻进保安室给魏琛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这里躲躲。

魏琛答应得好,嘱咐保安给他开了训练室让他开电脑自己玩,转头就给黄少天父母去了电话。电话具体说了什么黄少天到后来很久也无从得知,但总之,他在训练室陪着夜雨声烦打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基础训练就被父母赶到带回家了。少年对未来坚定的眼神和无限憧憬在夕阳下能吸收所有难以得到理解的阴晦,一点一点亮起光芒来。此后父母虽不支持,但再也不表示明确反对。

他也就是在同父母谈妥回头准备退出账号时,发现夜雨声烦朝他眨了眨眼的。

 

3

那天回家后他抱着账号卡想了很久。夜雨声烦在他的梦里从来是抿紧嘴角的形象,因此在他创建角色时也没有给他设置多余的表情。但他看得真真切切,在那个时候,夜雨声烦是真的真的,对着他,眨眨眼,很小很小地笑了一下的。

他绝对不可能看错夜雨声烦的每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像夜雨声烦永远不可能误会他的任何一个指令。

黄少天从来不把夜雨声烦当做一堆没有情感的数据。在他的童年里,夜雨声烦是一个冷静而浪漫的剑客,虽然面上不表示,实际温柔又有点中二。黄少天对这样的人有点无奈又自豪——不是谁都是完美的啊,再说这个夜雨声烦这样优秀。

 

4

生日当天大清早他就爬起来,坐在床上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的余光瞄到桌上摆了一个盒子,他赤脚跳下去踮着脚把盒子抱回床上,蹭干净脚心盘坐在空调被上拆开盒子。

是一整套荣耀的相关设备。

他盯着那套看起来黑得闪闪发亮的设备看了好一会,轻手轻脚放下盒子跑出去了。

上午他插上卡挂机才出门去同家人吃的饭,因为表现可嘉父母奖励他回去玩游戏。但难得被父母允许了黄少天心思却并没有完全放在上面。下午一点的时候,他在客厅玩了好一会才借着电视节目的声音掩护蹑手蹑脚走到卧房边上,小心翼翼推开门。虽然好像显得有点傻,但是为了揪出儿时的英雄实在要傻傻点吧算了,反正也不给别人看到。

从衣柜边上探出头去看电脑屏幕的时候他做好了万全准备,但结果很失望,屏幕上的夜雨声烦威风凛凛站在原处,动也没动。黄少天失望了一瞬间,默默走到电脑边上操作夜雨声烦刷起身边的小怪。

夜雨声烦的系统脸棱角分明,比那时的黄少天线条要刚硬很多。他心不在焉让夜雨声烦走动着,随手挥着手里的光剑,有没有划到什么也懒得在意。

但是走着走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

机会主义者的风格已经初见雏形。黄少天撑着下巴放松自己保持那样心不在焉的状态,余光却悄悄瞥向屏幕上走动的夜雨声烦。一摇一甩的金色长马尾从披风的绒毛上蹭来蹭去,他注意到虽然自己手上的操作毫无规律,但夜雨声烦的走位和技能释放却是有那么些隐秘的、难以言说的规律。

是他习惯操作夜雨声烦刷怪的规律。

到底还是年少,一时激动他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手上的动作一下断了,夜雨声烦也立时停下脚步,唰唰就被已经拉稳仇恨的小怪挠了好几下。他突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距离他登入多久过去了,夜雨声烦居然一直没有进入挂机状态。

那时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趴在桌上绕着电脑看了好几圈,夜雨声烦只是静静站在原处,时不时摆出系统预设的剑客动态来。黄少天想了很久,最后做了一件自己后来好多年都觉得无比傻逼恨不得把夜雨声烦数据清空迫使他忘记的事儿。

他操纵视角四处看了几眼确保附近没人,然后在队伍频道里打下:夜雨声烦?夜雨?烦烦?

 

5

直到第八赛季夜雨声烦还在拿这个嘲笑他。

黄少天生气又无可奈何。他不能在游戏里和他对骂,会显得像个神经病。最多把他找个无人的地方挂着开小号给他发信息,大骂他一顿,还口就把他装备扒光。

夜雨声烦是向来不屑于跟他吵的,他说因为他话太多导致在不用受他操控的时候他是不愿意说话的。他常做的是在黄少天得意忘形的时候泼一盆冷水,而且一击必杀。黄少天对此表示中指。

但是有两次,夜雨声烦也没有再打击他。

第一次是第六赛季黄少天和喻文州带领蓝雨首冠。他太高兴了,庆功回来半夜还登上游戏跟夜雨声烦止不住的blablabla,说久了忍不住又要红眼眶,说夜雨我太高兴了你知道吗。

大半个功臣夜雨声烦没答话,在屏幕里坐下了,说,值得高兴,但别睡太晚。我陪你。

第二次就是第八赛季。夜雨声烦连上场的机会都没等到,杀死比赛,轮回夺冠。黄少天情绪低迷好一阵子,除了有意高强度的日常训练就是长时间无意识的走神。黄少天是个坚毅又乐观的人,但于荣耀来说他却几乎没受太多打击,因此这种程度的近乎绝杀就显得尤为残忍。

他难得的保持长时间沉默,对外没事人的模样在面对夜雨声烦时却撑不起来。自己给自己布置的训练任务结束后,黄少天会长时间地转换视角漫无目的地走动,凝视夜雨声烦的状态栏,去进行一些有意无意的推算和演练,指骨咯咯作响。

他知道他一直在自责。

有一会训练的间隙夜雨声烦少见地起了个话头,问,你当初为什么会把我塑造成这样?

黄少天一顿差点从石头上掉下去。长期的本能驱使他继续操作,大脑却运转起来。

对啊,他的夜雨声烦,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还记得当年创建角色的界面,还记得这张卡崭新的模样,记得卖卡的那个报刊亭剑客职业一度断货,最后让他等来这张卡的,大概也是缘分吧。

这么多的理由成就了今天的夜雨声烦和黄少天。

剑圣,和妖刀。

他又想起来那些年梦里高大的身影,突然回忆起一件往事,这让他加速结束了一个阶段的训练,趴在桌上笑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夜雨声烦投映在眼前的幻影时还只有十五六岁,比一米八加的夜雨声烦矮了一大截。那时他乐啊,不知道怎么想的噔噔噔跑去拿来了母亲的化妆品就要给他化妆。他亲手捏的脸,夜雨声烦当然长得好看,英气又硬朗。但毕竟只是个幻影没有实体,使坏不成他迫着夜雨声烦把披风扎成长裙,金发披散下来,那时还是网游里华丽的橙装,搞来搞去居然也有那么几分味道。夜雨声烦就那样冷漠.jpg随他折腾,也丝毫不怕留下黑历史。

笑完了他爬起来抹了把眼泪,跟夜雨声烦说,夜雨,我想抱抱你。

 

6

夜雨声烦是黄少天人格中最璀璨的部分。他沉静锐利,敏感温柔。如果黄少天是蓝雨的骑士,夜雨声烦就是他最锋利的剑,剑芒内敛张扬又熠熠生辉。

有时候黄少天还作妖抱怨,怎么明明我是你主人,你怎么混得比我还好。

夜雨声烦叼着草叶坐在墙上,闻言瞥了他一眼。

黄少天继续烦他:你看明明是我的功劳,凭什么你是剑圣我就是妖刀,怎么听怎么别扭。

完了他就拿夜雨声烦一整套各式各样的官周手办摆一溜羞耻play他。网上盛传黄少天才是夜雨声烦头号迷弟,上至官方下至手作,攒齐所有周边全到能摆阵,限量绝版应有尽有。这些夜雨声烦不怎么关注,也不太会知道,但他扫了一眼那一排手办,突然笑起来。他说,明明你最喜欢夜雨声烦。

然后赶在黄少天扒他装备前补了一句,夜雨声烦也喜欢你。

 

 

7

在蓝雨俱乐部,黄少天生日的时候总要多备一份礼物,是给夜雨声烦准备的。黄少天问索克和枪淋弹雨他们有没有给你庆祝生日呀?对方只笑笑,不答话。

生日的最后两个小时也是要划给夜雨声烦的。他们在半夜的地图里走来走去,黄少天说要一掷千金给他置办新衣服新武器,被他冷眼了。

黄少天说:行啊小子能耐了,橙装都看不上眼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哪来你的银装,科科。

夜雨声烦想对他翻白眼,最后却笑起来。黄少天撑着下巴凝视这个陪伴多年的老友和伙伴,感慨地叹了口气,想把胸腔里涌动的那种温热咽回肚里,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多愁善感。

夜雨声烦啊……

总有一天黄少天会退役,也许夜雨声烦会被交到一个不知道谁的手上,然后黄少天会娶妻生子,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一点点脱下战场上所有熠熠生辉的荣耀,回归正常人的小生活。而夜雨声烦在战场上继续拼搏,他们从此分道扬镳。但至少现在,夜雨声烦和黄少天是一起的。

他们一直是一起的。

夜雨声烦和黄少天。

夜雨声烦永远,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评论(7)
热度(113)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