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周黄] U》

玩个俗梗,OOC

My!Little!Pony!!




 

 

Unicorn

 



等到黄少天拖拖拉拉收拾好东西,会议室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

他自觉自然地探头探脑东张西望了一下,转过头还没开口就被人拍了肩。他眨眨眼,喻文州抱着一摞文件夹正看着他。

“呃……队长现在去吃饭?还是先回宿舍?要不我陪你先回宿舍吧,你抱着这堆东西也不好去食堂对不对?”

黄少天殷勤地伸手去接喻文州手上的东西,对方看了他一会,点点头:“好。”

 

等喻文州把那些文件分门别类码好了回头去看等在门口的黄少天,对方正靠着门框垂着脑袋一副为难的模样。

“好了,有什么事说说看吧,少天。”

喻文州靠在桌上手指敲敲桌面。被点名的人一下抬起头,张着嘴和他对视两秒抬手摸摸鼻子,又摸摸额头,讪讪笑了笑:“我就知道瞒不过队长。嗯我确实是有事想说,可能有点玄乎我都不怎么能接受但是又好像不得不接受……总之队长我觉得你可能有必要先做下心理准备。”

喻文州挑了挑眉,说:“这么厉害?”

黄少天嗯了一声。喻文州点点头,绕过他过去接了一杯温水,端着杯子又走去关上房门咔哒一声上了锁,然后走回来把水杯递给他:“好了,我想我准备好了,来吧。”

“……”黄少天有时候觉得有个水瓶座的队长还是挺累人的。

但这个现在不是他要考虑的第一紧要的事。黄少天接过水杯,稍微措了一下辞:“嗯……是这样。我的身体这段时间……发生了一点变化。”

“嗯?”

喻文州一边答应一边把他按在床沿坐好,自己拉了条椅子过来端了杯温水在手里,接着才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黄少天挪了挪屁股,又挠挠头,喻文州捧着水杯上下打量他两眼,说:“难道少天变成女孩子了?”

“……队长你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黄少天冷漠。但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开口,怎么说呢,他觉得吧,要真变成女孩子了可能还好些。那段子怎么说的来着,——还能给兄弟爽爽不是?可他现在这情况除了给他带来一堆胡思乱想和担忧,还有别的什么卵用啊?

“算了我说是说不清了,先给你看点东西。”他自暴自弃地一拍脑门,凑近喻文州作势要撩刘海。喻文州向后仰了一点,惊讶道:“少天你这是干什么?”

黄少天决定放弃跟水瓶座讲道理。他伸手按住他家队长的肩膀把对方拉回来一点,指着额头使劲给喻文州示意:“你看这里啊队长!你严肃点!你看一眼!”

 

 

“所以说这种情况有多久了?”

不知喻文州究竟算是心理素质过硬还是真的是水瓶座天性所致,在看过身边发生这种超出常识范围的现象之后依旧非常镇定,仿佛见怪不怪,还捧着杯子喝了口水润嗓子。但黄少天不大能冷静下来,他站起身转了两圈,苦恼地挠了挠额头,“有一段时间了吧……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觉说出去也没人信啊!上网搜了还提了问,除了围观的就是当我骗经验的,完全没用。这现在缩在队里还好,到时候出去打比赛怎么办啊!这能见人吗!”

他说着又转了两圈,很显然已经有些失了阵脚。喻文州伸手拉着他坐下来,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先别急,冷静一点,能找到办法的。我们好好想想,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大概有,两个月了吧?”黄少天有点艰难地回忆,“具体我不太确定了,差不多两个月吧。之前只是有一点点鼓起来,一直没什么动静,我还以为在哪撞的呢!结果这礼拜突然一下长起来,越长越快,之前还只有一个小包,现在就——这样了。”

他哭丧着脸又摸了摸额头。喻文州想了想,问:“两个月?仔细想想,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这个……”黄少天一愣,表情有点为难,皱着眉想了一会,犹犹豫豫地说:“特别的事……我,我不知道啊。就是,有天晚上回来嘛,一觉起来就肿了个小块,我还以为撞桌角磕的就没管。然后……擦了点药吧,结果肿得更大了。后来虽然没消番一直也没肿大我就没理它,结果这几天突然就……这样了。”

他说得含糊,好几个关键点语焉不详地一笔带过。喻文州手指摩挲着瓷杯思考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来一笑:“我知道了。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先去吃饭?”

“……???”

黄少天一脸懵逼。既然哪样?

但水瓶座明显并没有打算给他挣扎的机会,毫不留情地给他一拨刘海盖严实就给捉去了食堂。

 

 

虽然没有说假话,但他的确有隐瞒的部分。

黄少天对着镜子用手指戳额头上突出来的小尖尖,心里苦恼。

吃过晚饭回宿舍喻文州才说让他再好好想想细节,想到了再去告诉他。喻文州那是什么人啊,肯定猜出他隐瞒的部分了。但他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态度。

有两根刘海滑下来,被黄少天有点烦躁地拨开。那个小尖尖不怎么显眼又好像特别扎眼地长在那儿,安安静静的,像一株小小的幼苗。黄少天使劲揉了揉后脑,有点阳光不起来,自暴自弃地想要不就这样随它去了吧,大不了就当蓝雨的吉祥物了。

…………所以说这究竟算个什么事儿啊!

 


最开始发现不对那个晚上的确是两个月前。不过其实他记得很清楚,具体是去S市拍广告的那天。

大清早打飞的抵达S市时黄少天整个人都是不清醒的。他踩在异乡的土地上晕乎乎地给主办打电话,结果被告知把PM看成了AM,离开拍时间还有正正十二小时。

“要不我们派人去招待你……?”

那边大概也是从梦里被生生吵醒,隐隐不爽又碍于身份没法发作,苦哈哈的语气听着都让人替他憋屈。黄少天挂了电话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手机屏幕,打开之前收的通知短信。

……妈的,队里那么多大活人居然没人提醒一声,就让他这样跟个傻逼似的屁颠颠就来了。

心里苦。

他蹲在机场花了小几分钟思考人生,最后毅然决然给S市土地主打了清晨骚扰电话。

 

土地主非常给面子,虽然明显也睡得迷迷糊糊,但还是勤勤恳恳赶来了。黄少天简直是闭着眼睛摸上对方车子的,困得话都不想多说。

周泽楷干脆也没点火发动,手肘撑着方向盘眯着眼睛看他。黄少天被看久了也撑起眼皮看回去,问:“干啥,没见过没睡醒的人?”

周泽楷摇摇头,“没见过,这样误点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我想。”

他没说也不想说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这种客套话,虽然他的确有两分意外,却好像又在意料之中。——他们关系有好到这样吗?不知道。

但他当然是愿意的,再进一步都好。

于是他笑起来,说:“所以你今天打算把我安置到哪去?枪王大大?”

 

拍完最后一组镜头有个小姑娘跑来,说黄少有人找。黄少天搭着毛巾溜溜达达到那边一排沙发去看,就看周泽楷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玻璃桌发呆。

黄少天踢踢踏踏地靠过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Hello?周泽楷?枪王大大?在吗?”

周泽楷抬起头来抿嘴笑了一下。黄少天挤着他坐下,撑着膝盖问他:“你怎么来了?”周泽楷眨眨眼,从玻璃桌下拎出来一个纸袋给他。

“哟,这是……”黄少天接过那个纸袋打开,里边鼓鼓囊囊塞着各式——小吃,酥饼和板栗,花样层出不穷。他埋头在里面翻翻找找,每见一样品种就哇一声,最后抬起头来看周泽楷颊侧已经泛起一点点绯色。

“不知道什么你喜欢……”周泽楷难得的抢先开口,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下巴。黄少天看了他一会,突然猝不及防伸手掐了一把他脸颊,咧嘴笑起来:“不错,真上道!探班还知道给我带东西——还带了这么多,我今晚都吃不完了。”他说着眨眨眼,撑在身侧的手指悄悄捻了捻,“来,帮我一起吃一点?”

 

当晚十点来钟的飞机,大概十二点能到。周泽楷开车送他上机场,准备登机时黄少天说:“你大晚上的跑出来跟你们副队他们报备了?”

“嗯,”周泽楷老实地点头。“你说来送我?大晚上私会别队主力是不是不太好?小江也放你出来了?”

黄少天故作惊讶退了一步,周泽楷抿嘴笑起来,摇摇头。

“好吧,你们队的事儿我不管。”他顿了一下,“总之今天谢谢你了!本来收留我一上午已经挺惊喜了,晚上还来送东西,真是——”

他眨眨眼,话锋一转:“下次来G市我请你吃早茶,保证不亏待你!就这么说定了!”

他只背了个小包,里面只装了一些七零八碎的小东西,现在还要再加上周泽楷那一口袋没吃完的小吃。一身轻松地踏出去后他还是回了头,向周泽楷摆了摆手,“那我走了!”

周泽楷抿着嘴站在原地,朝他笑起来,摆摆手。

 

那天他轻手轻脚回宿舍,俱乐部的大楼都睡着了,安安静静的。

他扒着扶手一边爬楼梯一边看手机,一边看一边就想跑起来,或者一级一级地跳上去,吵醒这座沉睡的大楼。他有点想笑,手指扣着背包带子想撒开腿狂奔,好舒缓心口那股挥之不去的饱胀感。

但他还是刻意放轻了脚步,跑到宿舍门口喘着气掏钥匙开门,然后反锁,扔掉背包贴着门板滑坐下来。他掏出那个纸袋举起来对着光看,靠着门板就笑起来。惦记的那个人的信息适时到达,很简单的两个字,配一个表情。

晚安^o^

他抱着纸袋捧着手机把那条信息备份存起来,然后敲敲打打写了好多字的回信,又挠着下巴一个一个字地删掉,只写上晚安,点击发送。

胸口的满足感好像一时有被舒缓,可在下一秒又卷土重来,满得要溢出来。他真想给他写好多好多的字告诉他自己有多高兴有多在乎,但又想表现得慎重一点,稳重一点。

——喜欢是一件多矛盾恼人又多甜蜜的事啊。

他喜欢周泽楷,好久了。

 

最开始他以为是在桌角磕那一下肿的,第二天午休时发信息跟周泽楷说。对方安慰了他几句,隔天寄来了药酒。

其实楼下就能买很多很多不同品种的。但他很快就拆了包装,傻笑着给自己擦上,发信息说谢谢啊。

当他一觉醒来发现那个擦了药后更快破土而出的小白尖尖后,他就明白了。周泽楷问他好些了吗,他说好些了好多了。

其实哪有。那个小尖角长在额头正中,银白色,亮晶晶。安安静静扎根在原处,不疼,除非撞到或使劲揉它。有时候黄少天会想,这代表什么呢?

总之它一天天地、慢慢地、坚持不懈地生长着,就像扎根在他心里的那些一天天膨胀的喜欢。谁也没有办法将它移除。

 

可是这样下去不行啊。小尖角已经有一个指节长了,藏也藏不住。

他觉得必须和罪魁祸首谈谈。

于是当他第三十次点开通讯录心上人的名片时,他终于想好了该怎么说。

——就从那天开始说起吧。说谢谢你啊周泽楷,我想了想,决定请你吃东西再给你讲个故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或者说周泽楷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你好好听着。

可以的话再表个白吧,最好他也喜欢我。

就这么办。于是他眼一闭划开拨出,周泽楷接电话的速度比他想得还要快,一瞬间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开口——完全就是小菜一碟嘛。

可是等他听见周泽楷的声音时,事先所有的排练好像都瞬间成了白工。好像在心里藏了好久的那句话终于受不了隐秘的角落,迫不及待地想让更多人知道。

“周泽楷你听好了,现在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他看见对面玻璃上印出自己的影子,紧张、急切还有一点点隐秘的期待。

他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开口。







 
 
评论(15)
热度(130)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