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恋爱进行时》

完,彻底变成段子手了(。






 



联盟的枪王大大有个鲜为人知的小怪癖。

 

黄少天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好的怪习惯是周泽楷出道对战蓝雨的第一场比赛,下场时后颈处总觉得有一抹不温不凉的视线在追着不放,他回头看,正好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他眨了眨眼,朝那个后辈翘了一下嘴角。

 

后来误打误撞在一起后某次黄少天撑着下巴掐他的脸:“你说你怎么这样呢?算起来才见第一次真真正正的面吧就那样盯着人看,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

“没有。”那个人很认真地摇头,黑黑的眼睛blingbling的,就差一条大白尾巴在后面摇,“只对你。”

 

后来确定自己没有判断失误自作多情一把是一次两队赛后在蓝雨后边一条小巷口吃宵夜,两队的人硬是挤着一张圆桌谁都不肯挪地儿。嗨起来了有人闹腾开,蓝雨后边宵夜摊老板早见怪不怪,泰然自若。

黄少天本来缠着郑轩让他回宿舍拿叠叠乐来玩,突然觉得哪里有一道温热的目光逮着自己不放。他一抬头正对上对面坐得端正的轮回队长,那人被抓个现行倒也坦坦荡荡,见他看过来微微笑了一下。

哇。

黄少天过了好久还一直清楚的记得那张油腻腻的桌子边,夜宵摊子廉价的昏黄灯光下那双黑得看不见底的漂亮眼睛,还有那个浅淡的笑。

 

“所以说你这究竟是什么怪癖啊。”黄少天问。

——周泽楷这个人,最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和时间段,瞅准一个角度盯着他不放。

就那样,动也不动地盯住。被发现了就无辜地一笑。

谁吃得住这种大招啊!

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屈起食指刮他鼻梁,使劲刮两下:“就你花招最多,长得帅了不起啊。说,是不是觊觎前辈我好久了。”

周泽楷特别诚恳地嗯了一声。

 

在一起以后周泽楷还是喜欢盯着他看,一开始黄少天还被看得脸红心跳,心里有个夜雨声烦在拿着剑四处蹦跶。后来交往久了脸皮也一天天厚起来,渐渐他已经能在那人灼热的目光里一巴掌过去糊他帅脸。

有时候黄少天兴致上来了转头也去看他,不过一般两个人含情脉脉对视不了三十秒,最后不是黄少天扑上去抱住他就啃,就是两个人笑成一团,然后滚在沙发上搂着单纯地亲一口。

有一次黄少天没理他,周泽楷就得寸进尺地把黄少天脸掰过去对着自己,强迫性对视。黄少天一边挣扎一边就闹说干什么你,周泽楷把他摆正了也不做什么,安安静静盯着他看。

黄少天也就安静下来,对上那双迷倒过不知多少少男少女的眼睛。大概黑眼睛吸光,所有光困进去都被融化成朦胧的柔和色彩。

真好看啊。

他忍不住搂着那人的脖子凑过去,安稳地贴上对方的嘴唇。

 



 

周泽楷嗜睡,跟黄少天一块后经常有早上起了半天人还不清醒的时候,偶尔因着不清醒干一些不过大脑的事儿被黄少天嘲笑是肌肉起床了脑子还搁床上睡着。

有一次黄少天早上起来在洗手间洗漱,低头洗脸的时候后边突然有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上来,死死把他圈紧在怀里。黄少天吓了一跳又被这么一勒,没好气地举着毛巾顺手拍了拍腰上的手臂,把水都溅上去:“干嘛呢啊,大清早起来为祸百姓是不。衣服穿好没就在这浪,也不怕浪着凉了。”

身后的人含含糊糊嗯了几声,把脸颊埋在他肩背上使劲蹭了蹭,然后在他肩上找了个地儿就是又要睡过去的样子。

黄少天擦干脸上和腰上手臂刚被自己甩上去的水,对着镜子就看那人毛茸茸的脑袋和漏出来一点乱七八糟的头毛。他想也没想毫不犹豫反手在他头顶揉了一把,换来那人跟大型犬似的又蹭了蹭。

“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能黏糊呢?大男人的。”

“因为欢喜侬……”

意外的居然得到了回应。黄少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有点无奈,眼睛里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

“行了我知道了,我也喜欢你。”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能够对视八秒的人是能相爱的.

 

 
 
评论(44)
热度(254)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