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王黄]你有饼吗》

有饼.

分享一个心理戏略多的神棍老王.

不正经.是粉.






王杰希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有点不大对劲儿。

其实也不是最近的事儿了,很早以前——早到他第一次遇见黄少天,就发现自己一个大概可以称作特异功能的能力。

——他能够一眼看穿黄少天想干什么。特别玄妙,特别神奇,一猜一个准,百试百灵。

当然是面对黄少天本人的情况下。第一次见时黄少天朝他一咧嘴,他就猜到他下一句肯定是你好啊久仰大名。果真,那人嘴一张,一字儿不差。

一开始王杰希还拿不准什么情况的时候就盯准了他,花了一个赛季王杰希确定,这还真他妈不是老天跟他开的一个玩笑,他就是有这个特异功能。

……天子脚下,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虽说第三赛季被那个话唠放了个天大的鸽子的确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毫无预料,一度让他怀疑起这个特异功能是不是错觉,但后来事实证明,纯粹只是因为眼睛前头没有他本人条件不足功能失效而已。

到了后来熟了,王杰希也就释然了。蛮好的,对付这种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有这么一招也好。

 

一次两次还好,到了后来某次黄少天来微草找他,还在歪歪绕绕跟他打铺垫,王杰希就站起来说走吧。当时黄少天就懵了,说走哪去?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慢悠悠说,你不是来找我陪你出去吃东西?

黄少天猛点头,问他,你怎么知道??你也太了解我了吧大眼儿。

王杰希高深状,但笑不语。

人问急了他也没办法,最后对此他是顺应外界传闻对黄少天宣称自己学过看相的。这事儿在黄少天那儿也就算揭了过去。

 

这就算了,不止一次有人说,你俩也太有默契了吧?具体指的是他俩难得的一同对敌时表现出来的气儿。王杰希怎么说?他总不能说他坐我对面动都不要动一下我就知道他要干嘛吧。于是后来不知为何王杰希学过看相的说法也就再一次被广为流传了。当然也有一小部分党派,具体表现为某些女粉,在一个又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勤勤恳恳地截下一个又一个的片段,感激涕零大呼发糖。

 

 

平时王杰希倒还不觉得什么,但最近这种情况更甚,有时隔着遥远的网络王杰希都偶尔仿佛能感受到黄少天脑袋里转着的那些鬼点子要冲破屏幕好像一股脑儿要全塞给他。——这样下去不行,季后赛微草对蓝雨场已经不远了,这要到时候比赛这个状况那不他单方面作弊么。

说起来这倒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作弊,但王杰希可是有节操的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于是王杰希决定约黄少天出来谈谈。

 

王杰希跟黄少天提过来找他后当天下午就飞来了,黄少天倒是十分给面子地准时请了假就赶来接机。他人一下来就看黄少天本来就不大的一张脸被大墨镜和口罩遮了大半,还顶着黑色平沿帽,套着连帽衫的帽子,蹲在辆小车边上鬼祟得谁路过都得多看两眼。——这虽然别人确实是是看不到他脸了,但不得不说比他直接露个脸出来回头率高多了。

王杰希默。别人认不出他还是能一眼辨认的,这人每次来接他或者到B市找他都这个打扮,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一样,也没个人管管。他几步过去一把把他拉起来,黄少天一见他含含糊糊地隔着口罩就喊起来,“哎大眼!你可算来了!”完了一开边上车门就把他推进去。

“你还开了车来?”王杰希坐在副驾驶上上下打量了两眼,黄少天在边上叽叽呱呱说了几句什么他没听清,转头就把他口罩给解下来示意他再说一遍。黄少天豪迈地把帽子墨镜也摘了随手往后座上一扔,这才扭过头对着王杰希说,“我说,车不是我的,这借的队里的车。——还不是为了来接你。”

“哦。”王杰希耸耸肩,懒得表示感激。黄少天往椅背一靠说,“说吧大眼,究竟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没事儿就不能来?”王杰希挑眉。黄少天学着他耸了耸肩,“得了吧你,有话快放,我还要回去训练我告你。快点,要不就跟我回队里,队长还说要好好招待你呢,瀚文——那崽子也嚷嚷要跟你切磋切磋。走不走就一句话。”

“你怎么就知道我这就是放了,万一是要事呢。”王杰希不紧不慢,完全没理他后面一长串。黄少天不以为然翻了个白眼,“你行行好大眼,别逗了,真要事你这个样儿?好好一个高冷不当非要跟我贫,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这个真面目放到网上让那些整天嚷嚷着给魔术师生猴子的姑娘醒醒。”

“哦。”王杰希也没再跟他扯,“我要跟你说,我跟你特别有默契,你信我吗?”

“………………”黄少天难得语塞了一会儿,盯着他看了半天开始掏手机,“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大眼?有猫饼吗整这么远就给我来这么一出,有钱也不带这么折腾的啊,我跟你说我可是很忙的,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身价来陪你发这病。行了,你说你是要我打120还是打给队长来给你看病?两个选择供你选,要不我就一巴掌把你撂晕在这儿,也行。”

打给喻文州有什么用,王杰希想,而且黄少天那小身板儿,还能打得过他。然后他说,“我可以知道你想干什么。”

特别沉稳,特别认真,特别诚恳,黄少天都想给他来一巴掌看看究竟是他不正常还是自己不正常。

“…………大眼,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微草出啥事儿了你受刺激了?放心吧我会看在同事多年的份上怜爱你的。……不是?哦那我知道了,你们微草技不如人担心又输给我们所以派你来耽误我们训练?行啊你,够有种,不过已经被我识破了,你放弃吧,耍什么花招都别想打败我们大蓝雨,邪恶的大魔王王杰希。”

“……”

 

花了不知道多久跟黄少天说清楚自己的意思,黄少天整个人都懵了。王杰希也是崩溃的,他仿佛体会到了枪王沟通不能的痛苦。

“所以说,你就整个一……我肚子里的蛔虫?!你不是吧大眼!我读书读得少你别骗我!”

……大概勉强可以这么说,虽然听起来挺诡异。说起来其实他也没比他多读什么书。——他还想找个读书多的来解释解释这情况呢,被迫神棍又不是他的锅。

“于是你……你一直都这样?真的我什么都不说都知道我要干什么?”

……是啊,你动一下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放个什么屁。王杰希想。

黄少天神情复杂地看了他半天,然后说,“大眼,我承认我确实是一直觉着你神神叨叨的,不过你也没必要这么狠吧。我好怕。”

…………想想其实他自己也是蛮怕的。

最后黄少天语调低沉地说,“王杰希,你说,我俩……呃,这,这么有默契,你说……”

王杰希嗯了一声。

“……………………我俩,我俩难道是失散已久的亲兄弟???不对啊,我也没见大小眼啊,莫非我俩一个随父一个随母?”

“……让你失望了,不是。”

王杰希冷漠地打断了他的妄想。

……说起来这个人接受设定倒是接受得很快嘛,果然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天,黄少天突然开口,“哎,大眼,你说我俩这么有默契……”

王杰希不想知道他接下来又在转着什么鬼点子,更不想听他接着说下去,心累。

可惜这次正好赶上王杰希第一次没猜准,而黄少天压根不知道婉转俩字儿怎么写,一开口就砸了魔术师一个措手不及,就像他出其不意的剑。

“你说啊,我俩这么有默契,就别辜负老天的一片好心了,在一起试试呗?都这样了还不在一起,老天都要看不下去了。”

王杰希一下没反应过来,抬头就见黄少天一张笑嘻嘻的脸凑到眼前。

“我可不想回去被雷劈。怎么样?在不在一起,一句话。”

王杰希笑了一下,想也没想伸了只手扣住他后颈捞稳了。

“好,就别辜负老天一片好意。”

 


 

Fin.

 

 

最后回去的时候。

老王:“………你会开车?”

阿黄:“你说呢?不然我刚咋来的。”

老王:“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阿黄:“没考过啊(理直气壮)。”

老王:“…………………………”

阿黄:“别看我没驾照,我开车可溜了我跟你说,坐过的人都说好。”

老王:“多少人坐过?”

阿黄:“就你啊。”

老王:“……你起来,我来开。”



 

别拿生命开玩笑啊(bushi

 
 
评论(8)
热度(236)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