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翔天]梦游》

 @许先生不禽兽 姑娘点的翔天.

一直挺喜欢这个CP,终于圆了心愿.








 

坐在黄少天房子亮堂的大客厅里时,孙翔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讲真,被黄少天一路从蓝雨拖到这儿——据说是他家——来,其实他是拒绝的。你不能说黄少天让他上家来他就上,是吧。那他多没面子。于是一路上他都在挣扎。先不说他个一米八多腹肌平板的糙汉干不干得过人一米七的小身板,光是一路上贴着他手腕的滚烫的手心,就让他拒绝不了。

……到底怎么说多少算个前辈,还是不怎么好动手呢,是吧。

于是不管怎么说,反正他最后还是屈服了。

 
 

卧室的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孙翔坐在沙发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怎么着怎么不对味。黄少天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不是特别理解,最后一切归于……黄少天带他来怎么都不招呼一下,作为主人自个儿就跑没了。

让他杵这儿干嘛到底,再不出来他可想回去了。

再数三个数,三个数后他再不出来,他就走。

孙翔又坐下来,开始盯着电视顶上方的钟数数儿。

一。

二。

……二。

………二。

…………怎么还不出来,说好的待客之道呢?…二点儿五。

……靠。

 
 

于是最后孙翔还是老老实实等到了黄少天出来。

“哎,孙翔,你怎么不看电视啊?不会就这么干坐了十多分钟吧?难道看不惯电视?哦也是,估计你们平时也不怎么看电视。”黄少天胡乱揉着湿淋淋的头发坐到孙翔边上来。孙翔有点嫌弃地往边上挪了一下,想了半天最后压着嗓子嗯了一句。

“那来一局吗?我去开电脑,你账号卡带了没。”黄少天说着就站起来。孙翔越发摸不着头脑,刚想说没带,就听黄少天自顾自自我否决掉了前一句话,“哦算了,你们大老远赶来估计也累了,那要不咱早点睡?”

“……”什么。孙翔有点懵圈,对方看起来很自然的样子,而他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以及这个人究竟要做什么。“呃,所以你叫我来,到底干什么啊?”

“啊?”黄少天捂着毛巾擦头发的动作都顿了一下,满脸狐疑地望过来,“你是不是傻了,当然叫你来玩啊。哦,你会不会不习惯跟别人睡一床?都是大男人的一块儿睡你应该没问题吧?”

孙翔傻了半天,最后言不走心地接上来一句,“……哦,我,没问题。”

 
 

所以说,这人是不是有点儿自来熟得过头了啊。孙翔躺在陌生的床上睁着眼睛思考人生。他并不觉得他和这个别队的前辈已经熟到可以同床共枕的地步了,然而这个前辈看起来毫无芥蒂,……这个词是不是这样用的来着?——并且似乎已经睡得呼吸均匀,毫无知觉了。就这么放心他?这人警戒心会不会有点太弱了啊?!

……虽然他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好被人警戒的就是了。

想来想去没想出个一二三四,困意倒是渐渐上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就算是贼船上都上了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孙翔安慰自己两句,默默翻了个身面对睡得香甜的人,闭上眼睛。

——结果眼皮都没闭结实就被边上的人吓了一个激灵。

“我靠?”孙翔瞪着眼睛看边上突然唰一个鲤鱼打挺坐得笔直的人,迸出来一句,“你干嘛?”

没反应。

孙翔莫名其妙。黑暗里那个坐得笔直的人影戳那儿一动不动,孙翔估摸着他该不是要去上厕所?于是问了一句,“你干嘛?上厕所就去啊,自己家还不好意思怎么的。”

还是没反应。孙翔这就有点搞不懂了,怎么没听这人还有这么些怪癖的啊,坐着睡觉?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成功的人多多少少有点怪癖这话是真的?

先不管这人啥怪癖,先搞清楚他这是干什么再说。——他要真就喜欢坐着睡觉,他也不会阻止不是。于是孙翔刚要伸手去拍他,就看他利落地翻身下床,晃晃悠悠走出房间。

……哦,真是上厕所啊。……那敢情刚重启呢那是,还是读条儿?剑客读条这么长也不应该啊,难不成给他们蓝雨喻文州带出来的?

喔,幸好他们轮回没有手残。

 
 

等了半天没等到黄少天回来,孙翔有点儿睡不着了。总不能摔在自家厕所了吧,那也是够了。想着他干脆也翻身起来去踩拖鞋,一脚下去发现有四只。……等等,他这是没穿鞋去?孙翔默,难怪刚没听声儿,敢情恍惚到这都没穿。

这秋末的日子晚间地板上凉得很,孙翔只探脚在地上一踩一试,没忍住就给凉得一缩。真是看不懂那个人,都不知道冷的啊?孙翔翻着白眼下床去找人,房子不大厕所应该好找。

最后孙翔是在客厅的窗边找到黄少天的。他过去的时候那个人杵在窗边不知道干啥。孙翔莫名其妙地靠过去看,发现他半仰着头不知道看什么。

……这是,在欣赏夜空?孙翔皱着眉跟着探头看了一眼,啥都没有,这个角度就看得到外头的遮雨棚。

你仿佛在刻意逗我笑。孙翔看傻逼似的看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人怎么这么安静。——而且他闭着眼睛到底是要看什么啊?!瞪着他又看了半天,孙翔突然福至心灵想到——该不会是还没醒吧。

那就是在梦游。

靠。

这人居然还有这毛病。

孙翔简直在心里狂日三千条野狗。怎么都没人提醒一句的,啊?这么大的问题没人跟他提一句?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该怎么把人弄回房间?

 
 

梦游的人好像是不能直接叫醒的。

孙翔依稀记得以前老一辈好像这么说过。老人的话听一听总是没有问题的,于是那该怎么办?

孙翔有点烦躁,怎么这么多事儿。他原地转了两圈,决定采用温和一点的方式。

他凑近仰头对着窗外遮雨棚的黄少天压低声音用自觉最柔和的语调说,“别看了,回去呗?”

当然是没反应的。孙翔反而放了心,伸手环住黄少天的背,触手才发现穿着单衣杵在秋夜冰冷的晚风里半天这个人身上简直凉得跟冰一样。……怎么都没冻醒啊,是不是傻。被环进怀里的人毫无反抗之意,除了冷了点抱着倒是——挺趁手。

就是还瘦了点,摸着没什么肉。

蓝雨是不是虐待这人啊?……不会吧。

也没人管管他。

大概是夜里气氛太好,孙翔脑内转来转去全揉成了温和的思绪。怀着人一步一挪蹭回床边时孙翔才发觉自个儿已经出了一身薄汗,尽量轻手轻脚地把不知道是不是梦游的人放回床上摆好,孙翔也跟着爬上床。犹豫了一会儿,他没忍住伸手把呼吸平缓的人手脚窝进怀里。

……靠,冰冷。

孙翔心里骂了一句,静谧的夜里耳边只有黄少天熟睡的绵长的呼吸。

睡意渐渐上来,他在G市秋夜陌生的晚风里闭上眼睛。




 
 
评论(16)
热度(144)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