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棂
妄想傾倒 一腔宇宙
 

《[周黄]无味关系》

《夏蝉》似乎完售非常久了……就发一下w

各位新一年好!




无味关系

 

 

两小时内第三次从对方嘴里听到那句“都是我的问题我实在过意不去你千万不要推辞”的时候,周泽楷都忍不住疑心是不是回到了小学生涯,每每到亲戚家拜年,“小楷吃这个小楷红包拿着小楷要不要喝牛奶小楷来亲亲”的呼唤,简直同这个语气如出一辙。他坐在病床上有点恍惚,觉得自己根本什么事儿也没有,眼神又落到对面仍旧真情实感喋喋不休的人身上,一时有些惆怅。

这人真能说啊。

两个半小时前,周泽楷还只是车辆人流中不起眼的一个小点。路过十字路口等了一个红灯,他还没来得及踩起踏板,突然被边上一阵风带了一下,一个没稳住,连人带车在边上花坛里摔了个懵。本来只是一个多么平常的小事故,一句对不起他就不介意了,然而对方却显然不这么想。那辆带倒他的小电瓶又是一阵风一样飞快掉转头来,车主窜下车,一叠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没注意你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伤到哪里?一边手忙脚乱地帮他扶起自行车,又伸手拉他起来,周到地给他拍拍身上的尘土。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是非常友善能够作为语言文字题目范本的社会交往,但接下去的进展就有点不对了起来。那年轻人似乎热情过头了,小电瓶也不要了,往路边一扔,不顾他小小的“我没事”的挣扎硬生生给他抓到了医院,挂了个号愣是给他开了个病房,摁着他坐下了。全程行云流水,要不是一没财二没名,周泽楷甚至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被变相劫持了。

眼下那位热情友好过头的肇事司机已经说到了不知道哪片天,周泽楷听着他越扯越远,忍不住嗯了一声示意。对方眼睛一亮:“这么说来你答应了?”

周泽楷迷茫地眨了眨眼:“什么?”

对方一下垮下脸:“搞半天你刚压根没听进去啊,那我长话短说好了。是这样的,事情有点复杂,牵扯到多方利益我不太好说得清……总之我现在,你就当我现在被人在追杀吧!我需要一个地方和理由暂时落个脚,你看……?”

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长得很像会随便收留疑似黑帮分子的人吗?尤其还是在逃人士。他又眨眨眼,有点为难地嗯了一声:“可能不太方便……”

“哪里不方便?你放心好了,你不会有任何事儿的,就给我口饭吃就可以,我有钱,很多钱,你要多少都可以,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那个越说越来劲的人一副恨不得伸手来拍拍他肩的样子,周泽楷不由自主躲了一下,说:“我住在学校。”

“哦哦,你还是学生啊,”对方摸了摸下巴,“那是不太方便……但是也没有很大关系啊?你们可以不住宿舍吗?我给你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你想要在哪里都可以,行不行?拜托拜托,我真的很急啊,不然就要……流落街头,对,要睡天桥底下了!”

“……”周泽楷一时语塞。对方看他表情有门,往前坐了一点接着道:“我保证我不是什么坏人!啊对,我身份证在这儿,你可以去查。我……我还可以每个月付房租!我虽然不会做很多事,但是我,我有钱!”

虽然是十分俗套的条件了,但不得不说,这正戳中了穷得走路叮当响的周泽楷死穴。他无声地咽了一口唾沫,眼神落到对方拍在眼前的那张身份证上,照片上的人绷着一个半笑不笑的微妙神情,活像个乐到一半被家长突然勒令严肃的高中生,边上整整齐齐地写着:黄少天,男,汉族。

长着这么一张脸,居然还大他一岁。

叫做黄少天的男生见他眼神,一下子收回手去:“看什么看什么呢,身份证照哪能乱看?要负责的知道不知道。——所以你看怎么样?或者你还有别的什么条件也说说看,我一并考虑一下?”

周泽楷摇摇头,又点点头。鬼使神差的,他开口说:“我想吃蛋挞。”

 

 

“对对对对对人家要我负责呢,谁要我不小心呢……哎不对,谁要你的人追我来着?不就是个商会嘛,搞得那么吓人,不然我能跑?不然我能把人家撞成这样?不然我会不回去?所以你看吧,还不是都怪你。……是啦,我这段时间就在医院照顾人家了,我是那样丢掉别人不负责的人?嗯,嗯嗯,嗯嗯嗯,……我不会照顾人我还不会请人?……别别别你别找人来,会吓到人的,我还不知道你们那仗势。好好好,我会照顾好我自己,放心,——对了,不许告诉我爸!听见没有!不然我就把你那点破事全抖给他,让他开了你,哼哼。”

周泽楷手上拎着两袋各式各样各种口味的蛋挞跟在边上,听这个人语速很快地说了一堆,然后“啪”一下挂了电话看过来:“看着我干什么?不吃?不吃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赶紧的吃完了带你去找房子。”

周泽楷有点为难地看了一眼手上的塑料袋,“太多了。”

黄少天一愣,噗一下笑起来:“又不是要你全部吃完!挑你喜欢的呗,干嘛强行全部吃完,又不是有这顿没下顿。”

周泽楷咽下那句他是真的有这顿没下顿,犹豫了一下,中肯地回答他:“很浪费。”黄少天对着他挑了一下眉,伸手拍拍他肩膀:“安心啦,你要是实在觉得浪费……我帮你搞定呗,我吃得多,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快快快快,快吃快吃!”

于是两人蹲在路边吭哧吭哧吃掉两盒蛋挞,一盒港式,一盒芝士,黄少天摸着肚子表示:“再也不想吃蛋挞了。”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把剩下的蛋挞收回塑料袋,慢条斯理收拾了一下面前一小摊碎屑,站起来拍拍衣服。黄少天还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他眯了一下眼,突然说:“哎,别说,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周泽楷把那辆执意找回来的自行车扶正了,站在边上看他。黄少天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朝他一笑:“我俩都坐你这小单车?带得动我吗?”

他拍拍后座,抿嘴笑了一下:“试试。”

 

 

周泽楷下课才注意到几条未读信息,点开来一看,全部来自那位不明不白闯进生活来的“金主”。

From黄少天:

什么时候下课啊,我买了薯片果冻酸奶鸡翅鸭脖烧烤好多好吃的,还有很多碟片,别回宿舍了呗,来一起看,你想看什么你挑,我快无聊死了

From黄少天:

啊我好无聊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死了,要发霉了,你就回个信息嘛,我真的闲死了!

From黄少天: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楷楷楷楷楷!

From黄少天:

周——

From黄少天:

泽——

From黄少天:

楷——

From黄少天:

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晚上吃什么?你喜欢海鲜吗,我中午实在无聊去找了个广式小吃试了一下,太不正宗了,等你什么时候去G市玩,我带你吃好的!

他手指划着屏幕把那一排信息看了几遍,室友从后面拍了一下他肩膀:“干什么呢?女朋友查岗?不厚道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周泽楷笑了笑,摇摇头:“不是。”犹豫了一下,又说,“今天不回宿舍了。”

他一级一级走上略窄却干净的楼道,拿着崭新的钥匙开了那间陌生的房门。学校附近的房子有点难租,这样简单的一室一厅也费了大工夫,花了大价钱。但黄少天显然不在意,他在意的点偏了很远,问过他意见后便拍板一口气结了好几个月的房租。开门便是他伏在冰箱里翻翻找找的背影,周泽楷顿了一下,看着他听见动静一抬头磕在冰箱顶上,嗷了一声,捂着脑袋小心翼翼退出来回头看他:“疼疼疼疼疼——干嘛傻在门口?进来啊,正好冰了几个果冻,你喜欢橘子的还是菠萝的?”

周泽楷换过鞋,回头锁了门,接过对方塞过来的果冻,突然后知后觉意识到他们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黄少天已经撒腿蹿上沙发,拍着抱枕拿起了遥控器:“我买了很多,恐怖悬疑探案,喜剧动作灾难,你想看什么?我俩大男人的看爱情片什么的好像有点怪怪的,不过你如果想看,我也买了两张。”

他看着对方兴致勃勃的脸,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真的凑过去挑了一张喜剧,被指挥着塞进DVD机,跟着窝上沙发。两人缩在一起看了一晚上的电影,胃袋里被零食塞得满满的,也感觉不到饿。一张又一张,一部又一部,一直到窗外的世界渐渐陷入黑暗,慢慢安静下来,房间里只剩下电视机明明灭灭的光,周泽楷偏头就看到抱着薯片的人,眼神还落在屏幕上,脸上映着彩色的光斑,若有若无的笑着。他一时有些恍惚,被人逮个正着。

“你看我干嘛?”对方挑眉看过来,“是不是觉得我长得特好看?谢谢谢谢,我知道我好看。”

周泽楷看着他点点头,黄少天又挑眉,和他对视良久,张了张嘴,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周泽楷等着他说下去,半天没等来后文。两人就那样在昏惑的光里沉默对看了不知道多久,他像是终于组织好语言,抿了一下嘴,突然说:“谢谢你,周泽楷。”

周泽楷愣了一下。

黄少天把脸往抱枕里埋进去,在音质有点差的嘈杂的背景音里沉默了一会,慢慢说:“从来没有人这样陪过我。”

“我从小就喜欢看电视到很晚,反正也没人管我,听起来是很自由啦……但是也从来没有人陪我。”

“我爸是个大忙人,才没有这个闲工夫,但他有很多钱。我可以拿着钱交朋友,有很多很多朋友,但还是没人陪我看电视。”

他抬起头来看着周泽楷,笑了一下,又说:“谢谢你。”

他不是个擅长安慰人,或者说甚至根本不是擅长说话的人。他犹豫片刻,伸手搭在黄少天背上,想了一下觉得不够,又傻乎乎地顺着他脊椎上下摸了摸。黄少天都被逗笑了,偏头来和他对了个眼,反手拍拍他搭在自己背上的手:“行了行了,干嘛摆这个表情给我看,搞得我多可怜似的,又不是留守儿童。这样吧,要真想安慰我,拿出点行动来啊?”

那双眯起来的眼睛里漾着快要跌出来的光,好像要人做点什么好把它们兜回去。周泽楷收了收手臂,把他环进怀里,黄少天倒也自在,从善如流地蹭了蹭,把自己拗了一个舒服的造型缩进他胳膊里。

他觉得还是要说点什么,但很快被人堵住了嘴。那人退开一点,视线又落回电视机上,笑着说:“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最后嚷着要通宵的人反而首先睡了过去。周泽楷是在意识到小半天没有听见卡擦卡擦嚼薯片的动静后,低头去看了一眼,才发现靠在身上的人已经闭上眼睛,呼吸平稳了。他盯着对方在昏暗的光线下有些失真的面容,耳边回荡着粤语对白的声音,掺着一丝一丝的水声。

他摸过遥控器关掉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把对方垂着的脸往自己肩上带了一下,拉起薄薄的空调被掖进他颈窝,填满两人之间的空隙。

 

最后还是在沙发上醒来的,周泽楷只堪堪睡了半来小时,看了大半夜的默片。感觉边上的人动了一下,他低头去看,正对上黄少天一双努力奋斗要睁不睁的眼睛。

“周泽楷?几点了……?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地坐起来,瞥了一眼电视屏幕,“还在放啊,这是什么?”周泽楷只觉得浑身一轻,微微动了一下有点发麻的半边身子,伸手拉了一下薄被。

谁知道下一秒对方又躺回来:“算了算了,看外边应该还早,要不再睡会儿吧,反正没什么事……你今天没课吧?”

周泽楷摇摇头,“下午有兼职。”

黄少天歪头看了他一眼:“兼职?做什么啊?很勤奋嘛你,什么时候?”

“一点。”

“勤工俭学?看不出来啊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忙吗。”周泽楷摇摇头,拿下巴蹭了蹭他头顶。黄少天了然:“真的很缺钱?”

周泽楷点头。黄少天想了一下,又问:“很辛苦吗?我能不能跟着去凑个热闹啊,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放心放心,我绝对不打扰你们,嗯……那我能不能帮你帮忙?不会有人介意吧?”

“不知道。”他想了一下,“试试。”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笑起来:“我发现你什么事都可以‘试试’诶,行动派啊。”

在沙发上不知道赖了多久,最后还是黄少天嚷起来“肚子饿了”,周泽楷才慢吞吞爬起来去洗漱,然后过去看冰箱。黄少天叼着牙刷在房间里逛了两圈,看着他的背影含糊道:“家里没菜,我没买。你会做?”

周泽楷点点头,关上冰箱门。黄少天被牙膏沫噎了一下,咳了两声:“要不这样吧,我们一会出去吃,然后陪你去上班?你想吃什么,我查一下这附近哪里有好吃的。回来路上还可以去一趟超市,以后在家里开火也行啊,让我尝尝你手艺呗。”

最后在楼下小面馆吃了一大碗面。黄少天大手大脚惯了,到哪里都是暴发户架势,把花钱当做消灭阶级敌人,陡然跟着周泽楷这么一通艰苦朴素,还觉得挺新鲜。吃过这一顿早午饭还早,周泽楷推着自行车,两人步行去他打工的地方权当消食。十二点不到的日头正盛,但好在今天天气还算不错,不至于晒得身上发疼。黄少天跟在他的自行车边上踢踢踏踏地走,扯来扯去不知道怎么的,最后把话题扯到:“看你也不像是条件不好的样子啊,怎么就过得这么简朴?”

周泽楷停了一下,黄少天抬头看他,做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他摇摇头,认真地又说了一遍:“我很缺钱。”

黄少天脑子里飞速闪过家中变故、感动中国男孩一人负担起全家开销等狗血大标题,镇定地问:“怎么个缺法?总不是家里负担不起你读书了吧?那也不用你一个人这样辛辛苦苦吧……不过你这么懂事,你家人应该很放心才对。”

他说着撇了下嘴,像是自顾自把自己和对方做了个比较。周泽楷思考了一下表达,慢慢说:“和家里关系不好。”

“那就放你一个人自己养自己?太……”他一时语塞,“难怪啊,都不容易。”周泽楷又摇头,黄少天看他不大高兴说这个话题的样子,正打算又绕过这个问题说点别的,对方突然又接着开口,三言两句简单给他说了说。

周泽楷是在大一那年跟家人出的柜。也没有说家里怎么样,但总之他态度很坚决,硬骨头地拒绝了后面几年家里的资助,坚持自力更生在外面打打工,日子过得虽然紧巴巴,倒也不是过不去。黄少天听到这里还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老实说,看他这样其实并不像多么固执的人,反倒一副有点软软的好欺负的样子。黄少天最初会缠上他也是因为他看起来好说话,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所以不然怎么说人不可貌相呢。黄少天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莫名的有点过意不去。

“我也跟你坦白了吧。”黄少天挠挠头,“其实我逃出来……逃的是我爸。”

“俗套死了,是他非要我回去继承什么家业,接下来估计就是娶媳妇生孩子抱孙子,每天对着公司那几张老脸——我才不要就这样过完一生。我知道我确实没有什么擅长的事儿,书也读得不是很好,但是……”

他想了一下,捏了一下手指,“我就是不想这样碌碌过完这辈子。就算不愁生计,但是要我每天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我绝对会憋死的!到时候不仅脸会变方,还会坐到便……”他顿了一下,把后面不太好听的词咽回去,愤愤道,“总之,他就不可以问问我的意见吗?”

周泽楷抿嘴笑起来,没有发表意见。

“不过这样说起来,我们基本上就是掉了个个啊。要不我们换换?”黄少天说着撞了一下他肩膀,想了一下又说,“不行,那种日子你肯定也过不下去,而且以后就又没有人陪我了,亏死了。”

看他还真的思考起了这种问题,周泽楷也没有残忍地打破他的幻想。最后还是生活告诉了黄少天这个世界的残酷,在搬了好几箱子矿泉水后,他蹲在地上不肯起来了:“我靠周泽楷你这是重劳力啊……太大材小用了吧!这跟搬砖有什么分别?”

周泽楷拉了他一把,指指店里的座位:“那你去休息。”

黄少天瞪着眼睛看了他一会,有点不甘心,但又确实没有那个能耐。他到底还是个在大房子里好吃好喝养了二十来年的二世祖,没有经验又没有技巧,哪知道光凭蛮力连搬个砖都那么累。周泽楷打工的地方是一家甜品屋,规模还挺大,后厨闷得慌,他扯着衣领扇了扇风,眼珠子四处转了转,不平道:“这老板太没有商业头脑了,放着你这个长相居然让你做苦力,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我去跟他说去。”

“我不太擅长推销……”周泽楷抹了一把汗,给他递过去一瓶水。黄少天一想也是,又说:“如果我是你们老板,我就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摆在店门口,就负责招揽那些个姑娘阿姨们,也是稳赚啊。”

周泽楷被他逗笑了,撑着膝盖看了他一眼,对黄少天对他外表的高度评价没有置词。黄少天是个闲不住的人,坐了一会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回来已经换了一身棕色的衬衣马甲小围裙,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儿。周泽楷认出来这是前厅服务生的制服,有点惊讶地眨眨眼:“哪来的……?”

“嘿嘿,我看你们前边挺忙的,就找你们老板说让我试试。反正他也不会亏,就找人拿了套衣服给我。不就是说话吗,那我还是挺擅长的。”

他是个一块白板也能说出朵花儿来的人,连店主都答应了,周泽楷也就没多说,还有点好奇这小少爷受不受得了这伺候人的差事。休息时间他抽空到店里去看了一眼,远远看那人人前人后笑得眉眼弯弯,唧唧喳喳的逗得客人直笑,往菜单上抄字儿的时候也是有模有样的。他靠在门上眼神跟着黄少天转,看着他端一份甜点给一桌小情侣,挟了一枝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花放在桌上,鞠了一小躬。

其实这个人长得很好看。

有人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是店主。店主是个中年男性,挺着一点肚子,看着他笑了笑,指指黄少天:“小周,你朋友?”

周泽楷点头,店长眼神转了一下,说:“小家伙挺机灵的,人也聪明。”

他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虽然说的不是自己,但不知怎么的总有种没由来的被肯定感。店主肯定不知道这个“挺机灵的小家伙”十分钟前还在抱怨他没有商业头脑。在对方委婉地问出这个“小家伙”有没有可能留下来做事后,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说了一句抱歉。

那家伙根本钱多烧得慌。

店主倒也不勉强,最后周泽楷下班时还给黄少天包了一点工资作为今天的报酬。黄少天拿着那个薄薄的意义非凡的信封乐得颠儿颠儿,像个小孩子,连连跟店主说了好几遍谢谢谢谢下回一定来光顾生意,把人哄得笑个不停。

回家的路上顺道拐去了超市,黄少天用刚拿到的钱买了菜,一边碎碎念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边这个也想吃,那个也想吃。最后周泽楷认真地告诉他,买太多不仅他做不完,也吃不完,剩下的还会坏,就很浪费。黄少天一边感叹牵扯到钱你话都变多了,一边手也老实下来,一转身堆了一堆零食进购物车。结账的时候周泽楷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平时也吃这么多吗?”黄少天一愣:“你这是嫌我吃得多吗?”

周泽楷摇摇头,看了一眼堆起来能够塞满两个大购物袋的薯片饼干,又看了他一眼,再次摇摇头。

黄少天:“……你个表情,可以说是很违心了。”

 

 

依黄少天那个一分钟都闲不住的性格,周泽楷在问出那句“要不要一起去”的时候,其实是早已经做好了多带一个人的万全准备的。

是同学聚会,周泽楷宿舍里那帮子人简直快把天花板掀翻了说想见见这么个人,他想黄少天反正也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也就应下来把他领去看看。然而意料之外的是,黄少天看着他思考了一会,摇摇头,有点愁绪万千地说:“要不你先去吧,我现在心里有点……一言难尽。”

实在是有点意外,周泽楷看了他半天,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确定是不是假的黄少天。他嘴里嚷嚷着“哎哎哎干嘛呢干嘛呢,放老实点你”左右躲了一下,重心不稳一头栽在沙发上。

他干脆就赖着不肯起来了。周泽楷伸手去拉他,没拉动,问了一句:“怎么了?”

黄少天脸埋在沙发里,闷闷回答:“没什么……”

明显不正常。周泽楷想了一下,站起身来:“那我走了?”

“……”沉默。他看着对方埋在坐垫里只在一头乱发里露了一点耳尖的脑袋,试探地踏出去一步,又一步,然后看见黄少天掀起来一点脸,瞄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想到会和他对上视线,立马拍了回去。

他笑起来,又坐回去伸手去搓了搓他后脑勺:“真的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

“我跟同学说了。”

“说什么?”黄少天把脸抬起来,狐疑地看着他,“说我要去吗?你跟他们怎么说我的啊,新室友吗?”

“嗯。”

“……唉。”不知怎么的,黄少天把脸又重新埋了回去,闷闷地叹了一口气。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是哪个字又戳中他,正好铃声响起来,他接起来看了一下,是舍友。电话那头吵吵嚷嚷的半天有人大喊了一句“小周”,嗓门大得黄少天都抬头看了一眼。

等他挂电话,黄少天伸手推了推他的腿:“你去吧,别你同学等急了。去去去快去快去,别跟家里折腾我了,记得给我带两盒牛奶回来。”

周泽楷犹豫半天,最终还是走了。

黄少天趴在沙发上半天没动,听着换鞋关门和钥匙碰撞的声音安静过后好一会儿,抬起头四周看了看,又叹了口气。

 

KTV定得离学校近,周泽楷小自行车骑了没几步就到了。一进包厢就是一群人涌上来,扒着他看了半天,杜明往后一瞄:“哎,人呢?”

周泽楷摇摇头。众人一看他那架势也觉得不对,面面相觑一会江波涛首先说:“先进去再说吧。”

等周泽楷伴着荡气回肠的伴奏这样那样说清楚了黄少天的不对劲,一时间整个包厢陷入谜之沉默。这一帮成功守身近四年的单身狗除了满脑子的馊主意,就只有对脸懵逼,最后一齐把视线投向唯一的脱团狗方明华。

被委以重任的方明华挠挠头,呃了一声:“我觉得我的意见可能起不了太大作用,我和我女朋友情况完全不一样吧……我俩没别的,就是顺其自然。”

猝不及防吃了一口狗粮的几个人又是一阵对脸懵逼,江波涛只好再次挑起大梁:“小周,你喜欢他吗?”

他点点头,觉得不够,又郑重地点点头,“嗯”了一声,“喜欢。”

“那不就完了吗,”孙翔在一边又抓了一把瓜子来磕,“喜欢就上啊,怂什么。”

周泽楷向来是行动派,当即掏出手机来,想了一下又放了回去,站起身来。

“上哪去?”

周泽楷想了一下,抿嘴一笑:“上。”

他进门的时候黄少天显然是被吓到了,站在饮水机边整个人抖了一下,警觉地回过头来:“……周泽楷?我靠你怎么就回来了?吓我一跳,差点抄水果刀了。”

周泽楷还没忘他之前的话,从楼下拎了两盒牛奶回来放进冰箱,转过头来看他:“有话跟你说。”

黄少天一愣:“……巧了,我也有话跟你说。你先我先?”

“你先?”

显然不是什么很好开口的事情,黄少天那张能说出花的嘴张了又合,嗯了半天,吊得周泽楷不由自主跟着紧张起来,生怕他下一秒开口就是什么“我要走了”一类的话。他才刚下定决心呢。

“是这样的,我今天收到个信息。”

“?”

黄少天手指又绞了绞衣摆,把那一个小角揪得皱皱巴巴。周泽楷实在有点看不下去,过去把他手指一根根拉开,给他理了理衣服。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神简直视死如归,哼哼唧唧半天一咬牙:“我爸把我卡停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我不知道是不是谁跟他说了什么……这个人心眼太黑了他肯定是想方设法想把我逼回去,把我卡停了我就会乖乖去帮他开会吗?不可能的,不存在的,不会的,我又不是没他活不下去。但是这么一来,我……”

他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周泽楷,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周泽楷有点没get到他的点,嗯了一声,示意他接着说。结果黄少天憋了半天,像是突然失去语言功能,生无可恋地往后靠在桌上,总结道:“我说完了。”

虽然没明白对方这么严肃说出来的这件事重点在哪里,他还是点点头表示听进去了,从善如流地接着他的话说下去:“我喜欢你。”

两人对脸懵逼半晌,同时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几个巨大的问号。黄少天一双眼睛瞪得尤其大,神情惊恐得仿佛刚才周泽楷说出来的不是表白,而是什么惊天霹雳的大秘密。

“……我刚才说我卡被停了,我现在身无分文。”

“我刚才说,我喜欢你。”

两人对视良久,周泽楷突然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对方这么一天下来愁绪的源头。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换来黄少天更惊恐的:“你笑什么?”

“我喜欢你,”

他又说了一遍,低头用鼻尖蹭了蹭还在状况外的人,叹了一口气。

“……不是你的钱。”

“……”黄少天恍惚了几秒,喃喃道,“怎么听着这么怪呢,拍电视剧吗?”

“没有。”

“可是那我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你还有宿舍可以回,那我去睡大街吗?”

“还有时间,不让你睡大街。”

“而且我现在真的是穷得叮当响哦,一点不夸张,我平时不留现金在身上的,我俩要饿死吗?”

“我有,养你。”

“……你养我?怎么这时候突然这么有底气了,你拿什么养我?我俩一块去立交桥底下吸风饮露吗?”

“挣。”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我说真的,我只会吃。”

“……”

周泽楷盯着他的眼睛不说话了。黄少天理不直气也壮地看回去,看着看着,居然隐隐觉得脸颊有那么点要升温的趋势,心里暗骂一句长得好看了不起吗。周泽楷显然把他弱点抓得死死,趁机一步更跨近来,伸手黏上他脸侧轻轻摩挲了一下:“喜欢我吗?”

黄少天:“……”你这是严词拷问。

他退无可退地被堵在周泽楷和桌子中间,呼吸间都是另一个人吐息的温度。沉默得久了,对方像是怕他没有听清一样,异常执着地又问了一遍:“喜欢我吗?”

“……稍微过去点儿,压死我了……你今天画风不对啊,少说两句不行吗?”

周泽楷真的就不说话了,但也没挪窝,一双眼睛就那样定定看着他。黄少天深知那双眼睛的毒性,左右看了两眼,心下一横,伸手一揽对方脖颈胡乱亲了一口,连忙又逃也似的退开了,顾左右而言他地躲了一下:“不行,明天我就得开始去找地方做事了,还像这样在家做米虫迟早饿死。”

“一起。”

黄少天仰头看着对方眯起来的眼睛,笑着去探他的手,拉住手指捏了捏:“拿你没办法。”

 


FiN


 
 
评论(26)
热度(239)
© 花棂/Powered by LOFTER